阿明的部落國

愛搭不時尚 亂畫 愛手作家人的幸福咖啡館
這裡是美國阿明部落格 未經本人同意 文字及照片等 請勿任意截取下載

2015年8月12日 星期三

一花一草耐溫存









 這一篇文章原本是要寫關於我栽種牡丹的心得
一開始會種牡丹花
只是會了滿足自己長久以來的好奇心
而後因此參加報社舉辦的比賽
完全是始料未及的事



我與牡丹

我從來沒有看過牡丹花
更不知道 " 賞牡丹 " 是種什麼樣的感覺 
而每次讀到有關牡丹的古詩時
我也總是幻想著
" 現實的 " 牡丹花  
她應該是長什麼樣呢?

而那些古人詩中讚賞牡丹的詞句
每每都加劇了我這個凡夫俗子想要一品牡丹的渴望
牡丹  
她一定有著令人折服的魅力吧


在種種好奇心的驅使下
我在二年前的初春  買下了許多牡丹的種子
小心翼翼地將她們播種在前院

而現在我的前院
每到春天時節
總會開滿三種不同品種的牡丹

夏秋冬三個季節裡
完全找不到牡丹的蹤跡
她似乎懂得總是在適當的時節 
  選擇適當的時機出現
 隱藏她的根
隱藏自己的光芒

初春的時候
開始看到牡丹花苞
牡丹又並不像其它花朵一樣
總是迫切地開花  提醒著人知道她的存在
牡丹會慢條斯理的醞釀兩個星期
確認等到花苞成熟
溫度適宜
才能有機會看到牡丹花開




我說的 " 有機會 "
意思是你還不一定會看到她開花
下雨時她的花苞緊閉著
甚至無雨時的陰天  她的花苞還是緊閉著
終於等到了太陽露臉
才能有機會看到牡丹花開




這使我想起了老子書中
" 君子得其時則駕  不得其時則蓬累而行 " 這句話
 借由牡丹
使我體悟到這句話中裡更深一層的意義 


當牡丹花開的時候
前院的春風
總是夾帶著一股脫俗 淡雅香甜味





牡丹像是張開著雙臂的母親
任意著蜜蜂像孩子般的在母親的懷裡打滾

春風逗弄著她的細腰  
使她像是踩了三寸金蓮般的大家閨秀
搖曳生姿著嬌態

仔細地品著她的樣貌
則會以為她是釋迦牟尼佛座下的寶蓮 

春天的時節
我總是為她美麗的幻化
而在前院不停的流連忘返
有時我就乾脆坐在石階上  任意地讓她接引我的靈魂





古人詩中

" 疑是洛川神女作  千嬌萬態破朝霞 "

又有

 " 唯有牡丹真國色  花開時節動京城 "


我的院子小而簡單
它沒有古人品牡丹時的慷慨氣魄
但幾株牡丹就能讓人不停在院中流連忘返
讓我這個凡夫俗子
也終算是體會到了賞牡丹樂趣中的萬分之一


 


花開總有花謝時
在春天近尾聲
前院也即將不再是屬於牡丹的舞台
但她還是一如往常
只待太陽出現時才開花
牡丹並沒有被物壯則老的自然規則牽絆而失去懈怠




 
在她的嬌態裡   
此時多了一分自在的慵懶 
儘管她的雙臂  已不再像先前那一般的有力
她的懷裡  已無法再供給任何乳汁
 管她粉嫩的嬌羞已逐漸退去
但她盡情著這令人讚頌的最後一齣
在舞台上演出了最美麗謝幕 




我覺得自己很幸運的
終於可以體會到牡丹的花開花落
我也終於了解了
為什麼有那麼多古人會讚頌牡丹 




古人云
" 落花不是無情物 化做春泥更護花 "
我的牡丹不僅僅之於護花

她那像是蓮花般的肥厚花瓣
護了院中的花草
更在往後我的作品中
扮演著非常重要的一角 






我想為我的牡丹舉辦一場葬禮


 我的心思愚鈍  沒有林黛玉那感性
 我的葬花儀式
是將落在院裡的牡丹花瓣一一拾起
掺水擠榨成牡丹花汁
 這是大自然賦予天然水彩
  將它們染在牛皮紙  使原本土色單調的牛皮紙
 頓時變身為高級天然彩紙

這是我為我的牡丹辦的春天葬禮 
半點憂傷帶著令人心醉的美麗





運用紙雕技巧
將這天然畫紙
變幻一只蝴蝶兩朵牡丹






從邊疆苗族項鍊的靈感中
報紙在我幻化成一只鳳凰





創作期間最困難的 
應屬這鳳凰
臨摩著華三川先生筆下的鳳凰 
我小心地繪製出紙鳳凰 
每一根鳳凰的羽毛  
必需小心的一刀刀劃出  剪製 再精密黏合




創作期間  因為右手舊疾引發的不適
使我好幾次不得不停下手邊的工作





花了三個星期的時間
終於完成了這作品
我自己也不害臊的將它取了一個雅名為 
- 西華 ( 花 ) 報福


在春天的尾聲 我將創作作品
報名了亞洲報社 Asian weekly
舉辦 Recycling Fashion Contest

規則是必須運用 Asian weekly 報社的報紙
並利用回收物製作一件可穿搭的作品


約過了幾個星期後
我收到了報社的來信  
信裡的內容是恭喜我進入了決賽
我開心期待的迎接決賽當天的到來

中文版 Asian Weekly 報導入圍作品


比賽那天家人的耐心陪同是我最最感激的!

 從到達報社報到

照片 ( 圖中) 取至 Asian Weekly



再至 Chinatown 沿街遊行

 ( 照片取至 Asian Weekly )
 






一直到等待上伸展台展示自己的作品
這將近五個小時的比賽
家人都耐心的站在一旁等待
使我萬分感動!


比賽當天評審宣佈我拿到了榮譽獎
 看著在台下幫不停幫我鼓掌拍手的家人
我心中認為
那才是我當天拿到最大獎項!



Asian Weekly 報紙 賽後報導


比賽過後
報社開放公投 ( 線上及報紙投票 )
 在這一次公投中我得到了第四名
在這裡我要謝謝所有在台灣幫我投票的朋友
謝謝你們跨海的一票
讓我真的好感動!
還有熱心幫我拉票的姐夫 Robert
妹妹 Amber
以及在德州的親朋好友
及在美國跆拳道館教練的支持




 謝謝你們那麼熱心的幫我投票
這項公投的榮譽不是屬於阿明一人的
這是真正屬於大家的榮耀!


無論好與壞  得與失
  我是一個不愛回憶過往的人

但在我心中
對於大家從台灣跨海投票給我的那份感謝
是不容置疑的
所以決定寫下這篇文章
表達我對大家的感謝


記得在琦君一書中曾經讀過一詞
" 留予他年說夢痕  一花一草耐溫存 "
- 人生固然短暫 
而生活確是壯美的
生涯中的一花一木   一喜一悲都當以溫存的心 
細細體會... 


從大自然的長成到結束
我深刻從自然中體悟到出了人生的哲學

人生有許多未知數
與其擔驚受怕
不如大步跨出
誰也不能預計事情的結果
正猶如每年綻放的牡丹
永遠無法預知來年的溫度及濕度
但如果因此而躊躇不前
豈不可能錯失良機?
既然決定在此時綻放
就學著如何享受光芒  如何品味失敗
而無論成功與失敗
確看自己如何去定義
無論做任何事
做的有意義 有意思 有趣一些
也算是不枉費人生了




願  

共勉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